当前位置:家谱馆 > 建设动态 建设动态

【司马姓】老家河南家谱馆司马姓展区布展方案公布

时间:2021-2-21 来源:本站综合 浏览:

经过河南省姓氏文化研究会司马姓委员会与家谱委员会多次沟通,最终敲定了“河南省档案馆·老家河南家谱馆”司马姓展区布展方案。

司马姓布展方案如下:

第一版块:

大标题:北宋名相——司马光家谱展

画像:  温公司马光神像

楹联内容:脚踏实地学到至诚,海宇被泽夷夏共知。(出自《明刻历代帝贤像》)

展厅中间设“司马光著谱”雕塑。

司马光著谱.jpg

文字内容:

司马光(1019—1086), 字君实,号迁叟。北宋著名的政治家、史学家、文学家、思想家。陕州夏县(今山西夏县)涑水乡人,祖籍河内(今河南温县),世称“涑水先生”。 朝廷赠封为太师、温国公,谥号文正。

司马光在中国古代历史上享有崇高声望,一直被誉为圣贤。“以高才全德,大得中外之望”、“风节弥高,盖似孟子”著称。他的人格魅力无以伦比,品德光耀千古。

司马光的故事 (1).jpg

在宋代,司马光深受人民的爱戴,“儿童诵君实,走卒知司马”、“士大夫识与不识,称之曰君实;下至闾阎匹夫匹妇,莫不能道司马”。 司马光虽因无力阻止王安石推行变法,坚辞不赴枢密副使之任,而退居洛阳编著了历史巨著《资治通鉴》,但他的威望却日益加重,乃至“名震天下如雷霆,如河汉”,在民间被誉为“真宰相”。 

历代朝廷给予司马光极高的待遇,宋高宗建炎年间1127—1130),配享哲宗庙廷;宋理宗宝庆二年(1226)理宗图二十四功臣神像于昭勋阁,司马光位列其中;咸淳年间(1265—1274),从祀于孔庙;明嘉靖年间(1522—1566,从祀时称“先儒司马子”;康熙六十一年(1722),司马光与历代功臣四十人从祀历代帝王庙,一度被尊奉为儒家三圣之一(其余两人是孔子、孟子)。

第二板块

标题:百姓称颂 光耀千秋 (暂定)

文字内容:

苏轼在《司马温公行状》中,对司马光如此评价:“论公之德,至于感人心,动天地,巍巍如此。” 

司马光出生于宋真宗天禧三年(公元1019年),当时他的父亲司马池正担任光州光山县令,于是便给他取名“光”。司马光家世代官宦,其父司马池后来官至兵部郎中、天章阁待制,“以清直仁厚闻于天下,号称一时名臣”。司马光受家庭熏陶,忠厚笃诚。

以诚为本

据宋邵博《闻见后录》记载,司马光五岁那年,有人送来一些青胡桃,他和姐姐想吃,却剥不开皮。姐姐有事走开后,家里仆人用热水烫开了青皮。不一会姐姐回来了,问他是谁想出的办法,司马光逞能说是自己。事情的经过正好被父亲看到,他厉声斥责他“小小年纪怎能说谎。”,严厉的批评让幼年的司马光记忆深刻,从此牢记在心,再不说谎。清人陈宏谋说:“司马光一生以至诚为主,以不欺为本。”後人对司马光盖棺论定之语,也是一个“诚”字。

司马光将“君实”作为自己的字,也许正是提醒自己做到时时、事事要“实”。后来有学生请教他修身之道,司马光说:“其诚乎!吾生平力行之,未尝须臾离也。”

破瓮救友

司马光7岁时,与小伙伴们在后院里玩耍。院子里有一大水缸,有个小孩爬到缸沿上玩,一不小心,掉到水缸里。缸大水深,孩子拼命挣扎。其他孩子一见出了事,吓得边哭边喊,跑到外面向大人求救。司马光却急中生智,从地上抱起一块大石头,使劲向水缸砸去,“砰!”水缸破了,缸里的水流了出来,被淹在水里的小孩也得救了。小小的司马光遇事沉着冷静,果断勇敢,挽救了小伙伴的生命。这件偶然的事件使小司马光出了名,东京和洛阳有人把这件事画成图画,被人们广泛流传。

司马光的故事 (2).jpg

插图:破翁救友

君子之交

司马光与王安石这两位中国历史上的鼎鼎大名、光耀千古的人物,从亲密无间的挚友到难以共事的政敌,只因政见不合。近代有人将王安石冠以“改革家”,将司马光称为“保守派”予以贬低。

真实的司马光绝不是顽固保守之人,其变通思想从幼年“击瓮救友”中就能体现,他在仁宗、英宗、神宗朝曾多次上书主张对朝政进行改革。 

司马光与王安石,一个“保守”,一个“激进”,但均是竭诚为国之人,只因政见不同成为“对头”。有人劝司马光弹劾王安石,司马光回绝:王安石没有私心。

王安石去世。噩耗传来,司马光深为悲憾。他担心王安石可能会遭受小人的鄙薄和诋毁,立即抱病作书,告诫主政的右相吕公著,恐小人借机诋毁王安石,要求以朝廷的名义给予王安石优加厚礼。朝廷根据司马光的建议,追赠王安石为太傅,并予以厚葬,使王安石死后免遭诋毁。

于物无好

司马光生在官宦之家,但父亲的清廉与俭朴对他影响深远。他深知“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”,“俭能立名成业,侈必堕落自败”。司马光在写给儿子的《训俭示康》中说:“吾本寒家,世以清白相承。吾性不喜华靡,自为乳儿,长者加以金银华美之服,辄羞赧弃去之。”

司马光为人简素,不喜华糜,《宋史》载其:“恶衣菲食以终其身。”节约下来的大笔钱财,大多用于周济落魄亲友与救济贫困之人。当爱妻因病故亡之时,竟一时连丧葬费也拿不出,只好把洛阳的三顷良田卖了以解燃眉之急。 

好友范镇来洛阳看望他,走进屋内,除见到四壁的书架上摆满图书之外,别无他物。床上的被褥十分破旧,让人感到寒酸。范镇返回许州后,让夫人做了床新被子,捎给司马光,司马光非常感动,在被头上端端正正地写着:此物为好友范镇所赠。并一直用到去世。

于学无所不通

于物无所好的司马光,却“好学如饥渴之嗜饮食”。《司马光传》中曾记载过他童年读书的一个片段:“七岁凛然如成人,闻讲《左氏春秋》,爱之,退为家人讲,即了其大指。自是手不释书,至不知饥渴寒暑”。

司马光生著作甚多,除了《资治通鉴》,还有《通鉴举要历》八十卷、《稽古录》二十卷、《本朝百官公卿表》六卷。此外,他在文学、诗文、书法、经学、哲学乃至医学方面都进行过钻研和著述,留下了《潜虚》《涑水纪闻》《司马文正公集》《翰林诗草》《注古文学经》《医问》等著作。《宋史·司马光传》称司马光,“于物澹然无所好,于学无所不通”。

大忠大义,横绝古今

司马光是一位历史学家,对治国安邦的方略有深入的研究,经常上书陈述自己的治国主张和施政理念。宋代的科举制基本上是承袭唐制,注重辞赋的优劣。司马光认为辞赋是文人的事,当官要德才兼备,科举选人应“以德行为先”,其次是经术、政事,最后才是艺能。

司马光除了关注皇帝修身、皇位继承、治国政纲等关系国家命运的大事外,也把注意力放到民众身上,他发出了关心人民疾苦,减轻人民负担的呼声,这种心系民众的思想几乎贯穿在他所有的奏章里。

司马光二次回朝为相后,更是以身报国,不分昼夜地劳累工作。不少人见他身体羸弱,用诸葛亮吃少管多身心疲惫的例子,劝他引以为戒。司马光却说,死和生,是命中注定的事,别去管它。他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在弥留之际,司马光说的还都是朝廷、国家的大事。名相韩琦当初盛赞司马光“大忠大义,充塞天地,横绝古今”。 

鸿篇巨制,光耀千秋

《资治通鉴》,中国第一部编年体通史,以时间为纲,事件为目,涵盖16朝1362年的历史,以“鉴前世之兴衰,考当今之得失”为目的,以历代政治大事为主要内容,注重对治乱兴衰的原因分析与经验总结,文字优美,叙事生动,体例严整,征引史料极为丰富,具有非常高的史学和文学价值,历来与司马迁《史记》并列为中国古代史家之绝笔。开国领袖毛泽东主席曾17次批注过《资治通鉴》,并评价说:“每读都获益匪浅。一部难得的好书”

司马光使华夏历史生辉溢彩,《资治通鉴》使司马光名垂千古。

以民为本,深受拥戴

司马光的执政思想是以民为本,以先增加民利为出发点,“养其本原而徐取之。”就是说要着重于减轻农民负担,养民、富民之后国家府库自然得以丰满。司马光在《辞免裁减国用札子》中指出:“今国用所以不足者,在于用度太奢、赏赐不节、宗室繁多、官职冗滥、军旅不精。”主张养其本原就是“开源”,减损浮冗就是“节流”。“节流”是首先减少权贵诸费。

司马光忧乐系于万民,深受百姓爱戴,他的去世,引起全国轰动。元祐元年(1086)司马光过世,“京师人罢市往吊,鬻衣以致奠,巷哭以过车。” “送葬之民,哭公甚哀,如哭其私亲。四方来会葬者,盖数万人。” “画像以祠公者,天下皆是也”、“四方皆尽像以祀,饮食必祝”,这种盛况在中国历史上也是罕见的。公道自在人心!谁为民谋利,谁得民心,一目了然。正因为司马光是广大平民利益的维护者,所以才赢得广大人民的支持与爱戴! 

第三版块

标题:司马光家风家训

《训俭》醒一人 《家范》正万家 

司马光虽官高权重,但严于教子,很注重培养子女自律自立意识。他为后世留下修身、齐家之作《家范》和《训俭示康》。他在总结了历史上许多达官显贵之子,因受祖上荫庇不能自强自立而颓废没落的教训,告诫其子:"有德者皆由俭来也","俭以立名,侈以自败"。

由于教子有方,司马光的后人,个个谦恭有礼,不仗父势,不恃家富,人生有成。以致世人有"途之人见容止,虽不识皆知司马氏子也"。

司马光所著 《温公家范》《训俭示康》堪称中华传统家庭教育的“规范”,历来被奉为治家、修身之经典。            

《训俭示康》

《训俭示康》共千余字,是司马光特意为儿子司马康撰写的家训。全文以“吾本寒家,世以清白相承”开篇,紧紧围绕“成由俭,败由奢”这个古训,结合自己的生活经历和切身体验,旁征博引许多典型事例,通过正反两面的案例对比,进一步阐明“俭能立名、奢必自败,由俭入奢易、由奢入俭难”的深刻道理,对儿子进行耐心细致、深入浅出的教诲。

《温公家范》

《温公家范》则是洋洋数万言,全书10卷共19篇,全面系统地阐述了伦理关系、治家方法、身心修养和为人处世等方面的道理。全书引证《易经》《诗经》《大学》等许多儒家经典中的治家、修身格言,兼以大量历代治家有方的实例和典范,得出“家正而天下定,礼为治家之本”的中心思想。在此思想指导下,对家庭成员提出了详细的、符合社会需要和家庭需要的道德要求,很大程度上形成了独立完整的家庭教育理论体系。

家规家训(摘编)

正家道

《大学》曰:“古之欲明明德于天下者,先治其国;欲治其国者,先齐其家;欲齐其家者,先修其身……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一是皆以修身为本。其本乱而末治者否矣,其所厚者薄,而其所薄者厚,未之有也!”此谓知本,此谓知之至也。所谓治国必先齐其家者,其家不可教而能教人者,无之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司马光《家范·卷一》

【译文】《大学》说:“古代那些要想在天下弘扬光明正大品德的人,先要治理好自己的国家;要想治理好自己的国家,先要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;要想管理好自己的家庭和家族,先要修养自身的品性……从天子到普通百姓,都要将提高自己的修养作为根本。本乱而末治,那是不可能的。该重视的不重视,不该重视的重视,这种不分先后、轻重、缓急,本末倒置,就想理家治国,是不可能的!”这才是抓住了事物的根本,这才是最高的知识和智慧。所谓想治理好国家必须先管理好自己的家,意思是说,连家都管理不好,而想去治理国家,这是不可能的。

轻遗财

夫生生之资,固人所不能无,然勿求多余,多余希不为累矣。使其子孙果贤耶,岂蔬粝①布褐②不能自营,至死于道路乎?若其不贤耶,虽积金满堂,奚益哉?多藏以遗子孙,吾见其愚之甚也。然则贤圣皆不顾子孙之匮乏耶?曰:何为其然也?昔者圣人遗子孙以德以礼,贤人遗子孙以廉以俭。   ——司马光《家范·祖》

【译文】人所赖以生存的生活资料固然不可缺少,但不要过分贪求,过多就会成为牵累。假如子孙真的贤能,难道他们连粗粮粗布都不能自己求得,以至于冻死饿死在路边吗?假如子孙不贤能,即使满屋堆满了黄金,又有什么用呢?所以储藏过多财物而留给子孙的人,我觉得他太愚蠢了。难道古代那些先贤都不管子孙的贫困了吗?有人说:他们为什么不给后代留下很多财产呢?(那是因为)古代圣人懂得留给子孙后代高尚的品德与严格的礼法熏陶,贤人们传给子孙的是廉洁的品质和简朴的作风。

明俭奢

平生衣取蔽寒,食取充腹﹔亦不敢服垢弊以矫俗干名,但顺吾性而已。众人皆以奢靡为荣,吾心独以俭素为美。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司马光《训俭示康》

【译文】我一向衣服只求抵御寒冷,食物只求填饱肚子;也不敢故意穿肮脏破烂的衣服以违背世俗常情,表示与一般人不同求得名誉,只是顺着我的本性行事罢了。许多人都把奢侈浪费看作荣耀,在我的心目中却只把节俭朴素看作美德。

倡清廉

吴司空孟仁尝为监鱼池官,自结网捕鱼作鲊①寄母。母还之曰:“汝为鱼官,以鲊寄母,非避嫌也!”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司马光《家范·母》

【译文】三国时东吴的司空孟仁曾经担任监鱼池官,他亲自结网捕鱼,将捕获的鱼制成腌鱼,然后寄给母亲。母亲退还给他说:“你身为鱼官,却把腌鱼寄给你的母亲,你没有做到当官应该避嫌!”

第四版块:

标题:司马温公祠

插图:司马温公祠图片

司马光忧乐系于万民,深受百姓爱戴,历代帝王也追崇司马光之品行、学识及功德,分别在司马光故里、司马光故居以及历史文化名城建立了司马温公祠,以纪念一代名相司马光。

夏县:司马温公祠。

位于具有“华夏第一都”之称的夏县的水头镇小晁村北峨眉岭上,包括温公神道碑堂、祠堂、余庆禅院、涑水书院、祖茔五大部分,被列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元祐元年(公元1086年)司马光病逝,哲宗皇帝命令朝廷派人到夏县故里祖茔为他营造坟墓。元佑二年的正月,宋室以国葬大礼将司马光安归祖茔。司马光逝后第三年,宋哲宗为司马光立了块神道碑,御笔篆额曰“忠清粹德”。碑文则由大文豪苏轼撰文书写。

温公祠堂:祠堂内塑有司马光四代五人像,即司马光父亲司马池、兄司马旦、子司马康、侄司马朴和司马光的塑像。

余庆禅院:北宋治平二年(1065),皇帝就体谅司马家族为国尽忠的历史,特别批准由皇家出资建了一个香火院,以帮助看护司马家族墓园。

司马祖茔:司马家族墓地占地50余亩的。这里葬有司马光的远祖司马阳,曾祖司马政,祖父司马炫,父亲司马池,叔父司马浩、司马沂,司马光本人及儿子司马康等后人。

洛阳:司马温公祠

司马光辞官,居住洛阳15年,潜心编著鸿篇巨著《资治通鉴》。司马光病逝后,洛阳古城的乡绅、民众在官府的支持下,出钱、出力,在位于城郊的古建村(今司马村)司马光故居“独乐园”修建了“司马温公祠”。数百年来,当地历朝官员、民众及司马光后人每年春秋两次在“司马温公祠”举行祭祀司马光活动。清朝皇帝乾隆曾于乾隆十五年(1750年)八月亲临洛阳“司马温公祠”祭祀司马光;1901年9月20日,慈禧太后、光绪帝驻跸洛阳期间,曾钦派礼亲王世铎前往“司马温公祠”祭祀先贤,并御赐“宏篇资治”匾额。“司马温公祠”作为中华名祠被列入国家祀典。

洛阳司马温公祠于20世纪50年代初被改建为“司马小学”,2020年洛阳市将“司马温公祠”遗址规划为“华耀城”商贸区,作为历史文化遗产的“司马温公祠”将永远消失在现代都市之中。

绍兴:司马温公祠

靖康之乱时期,司马光后裔跟随高宗南渡,定居阴山(今绍兴),为先祖修建祠堂。司马温公祠位于绍兴市越城区下大路98号,为市级文保单位。在明朝初建时期规模很大,到了民国时尚存870平方米。如今的司马温公祠遗址只有门厅和几间破房,已经年久失修。2020年10月,司马温公祠即将改作他用的消息传出后,各地司马光后裔组织寻根团前往绍兴祭奠先祖,要求当地政府保护、复建司马温公祠。当地政府接受建议,立即表示将要保护好历史文化遗产。

无锡:司马温公祠

靖康之乱后,司马光部分后裔迁居无锡。司马温公祠建于清康熙二十年(1755年),位于无锡市北塘区惠山古镇绣嶂街60号,祠面阔三间,三进院。

光山司马温公祠:

河南省光山县是司马光出生的地方。史料记载,光山县建有司马温公祠,在光山县冶西,宋庆元年建,明洪武六年重建。目前,光山县人民政府拟恢复建设司马温公祠。

第五版块

标题:温公后人南渡及回迁

插图:温公后裔迁徙图

靖康之乱 举家南迁

司马氏族谱》以及司马光故里《夏县志》记载了“高宗南渡时温公之曾孙吏部侍郎伋(司马伋)举室从迁浙之山阴”,“高宗南渡,扈从寓杭,遂山阴始迁祖”,说明在靖康之乱(1127年),司马光的四世孙司马伋及族人随宋高宗迁徙浙江,并定居在山阴城(今绍兴)。

司马伋是南宋时期杰出的历史人物。乾道六年(1169年),在宋金和谈的大背景下,因金人尊崇北宋名相司马光,奉诏以试工部尚书之职率使团(其中有司马伋二个堂弟,一个叫作司马俨,曾任海陵县知县、朝请大夫;还有一个叫作司马僖儿,曾任淮东总领、台州太守)出使金国。其间,金世宗命武士与司马伋比赛射箭,以羞辱南宋无能。结果司马伋连获大胜,让金世宗大为惊叹。这在宋朝外交史上,是少有的值得荣耀的事件,并载入《金史》、《宋史》之中。司马伋对保存司马光遗文著作做出了重要贡献,他官至四品,曾担任过镇江知府、泉州知府、宝文阁待制等职务。朝廷封司马伋封河内“開國伯”爵位,食邑千户,特贈宜奉大夫。

图片:《司马伋告身》国家一级文物,宋绍兴十一年(1141年)三月,朝廷授命司马伋为“总领淮西江东军马钱粮”的文告。上面即有对司马伋的评价,又有自朝廷开始自上而下十多个官府签字及印鉴。2015年北京文物界举行拍卖新闻发布会,拍卖价格为2100万元,引起轰动。

抗金救国 一门忠烈

在南宋复兴和救国图存的历史中,司马光后人亦发挥了重要作用,以忠义著称。司马光侄孙司马朴(兄司马旦之孙)在靖康时期与金人谈判就表现了不凡的忠义气节,让金人钦佩,甚至欲立司马朴为傀儡皇帝,司马朴坚决予以拒绝,被长期囚居北方致死。金兵南下后,朝廷起用司马朴之子司马倬担任房州知州,司马倬联合其他抗金将领收复了长江以北至邓州等地。司马倬之孙司马梦求位景定三年(1262)的进士,咸淳末年(1274)调任江陵沙市监镇。德祐元年(1275),金军南下,司马梦求跟随都统迎战金军坚守城池,终因援兵未到城池失陷,最后都统率部投降。司马梦求誓不降,他脱下战袍,换上朝服,向着朝廷的方向拜几拜,自刎而死,为国捐躯。

重回故里

明朝时期的司马光故里夏县,温公子孙因逐步外迁, 遂无后裔。而迁居绍兴等地的司马光后代却是十分繁盛。由于在山西夏县找不到温公的后代,所以朝廷文书发到了绍兴寻找司马光后人。光绪《夏縣志》记载:“成化十二年(1476),十三世孫埰來居夏縣,修奉祀事。未幾,南遷”,黄永久、王在京编著的 《夏县司马氏族与文化变迁史》记载“成化十二年,十三世孙埰来居夏县,修奉祀事,寻以父丧南归,每岁清明惟有司祭奠墓夏而已”。上述史料都记载了司马光十三世孙司马埰回到夏县故里,修奉祀事,不久,因父亲司马轸病故,既即刻返回浙江奔丧、守孝的情况。康熙元年(1662年)司马埰的孙子国栋、国柱兄弟二人遵循父训,携家人回到故里祭祖,继而转至洛阳老城定居,成为洛阳司马光族人的始迁祖。据《夏县志》记载,隆庆元年(1567),司马光第十六代世孙司马祉遵照祖训,带着大哥司马初的儿子司马暐和司马晰回到夏县定居,守护祖茔。万历元年(1573) 司马祉与司马晰叔侄同登进士科,一时传为佳话。期间,分居各地的温公后裔不断有人回到夏县祭祖,亦有再迁居到河南、江苏、湖北、湖南、贵州等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