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家谱馆 > 家谱知识 家谱知识

谱牒的局限和研究利用时应注意的问题

时间:2014-8-08 来源:本站综合 浏览:

长期以来,谱牒被当作“散布封建毒素,维护封建族权的工具”而予以全部否定,“文革”期间更是大量遭到焚毁。现在,它的价值逐渐得到承认。特别是在对内搞活、对外开放的今天,海外广大华侨华裔正掀起一股寻根热。寻根热的一项重要内容就是整理旧谱(也有的华侨和台胞重新编修族谱),他们是把谱籍作为联结海外炎黄子孙的精神纽带。作为海外赤子的桑梓地,进行谱牒研究就更友其现实意义了。当然,我们也应该有清醒的头脑,既承认谱牒的文献价值,也应看到它的局限性。除了谱牒不可避免地存在观念上的消极因素外,还特别要注意下面特点:

1、质量相差甚大,鱼龙混杂,真伪难辨,需认真甄别

如汕头《徐氏一本堂族谱》,聘请当时潮汕名儒温丹铭为编修,由任汕头商会长的徐子青监修。一部六大本,不论体例编排。还是世系考证,人物事迹出处,都极其严谨,印刷也讲究。一谱总揽潮梅各派,查阅却无散乱之感,不失为一部编得较成功的通谱。再如,鲍浦《翁氏族谱》、澄海《图豪曾氏族谱》均是编得较好的谱牒。但是不少族谱由于立场、思想的局限,视野不开阔,有的历史事实不准确,有的甚至歪曲历史,宣扬封建迷信、宗派隋绪。再加上版本不一,有手抄,有木刻,有石印,也有现代印刷,造成诸多印刷和传抄上的错误,还有的重抄重印旧谱,却又塞进新内容而不加说明,造成混乱。故有人说:“族谱不可不信,亦不可全信”,实在是经验之说。为此,就需要我们在闽时认真甄别。特别涉及到与志书有出入的人物、事件,更应小心考证。

2、谱中人物仕途官职记述水分多,不可盲信

如捐买没有实职的衔,许多谱中都没有注明,有的甚至以虚变实。还有任意抬高地位。如澄海县某姓族谱,载其先祖××同治年间“任潮漳道”。潮漳道一词让人莫名其妙,原来不过是潮州府师爷。修谐恰逢民国初年置潮循道,于是就把潮循道错成潮漳道,又把“师爷”二字删去,一错再错。考其原因,一是修谱者对历代职官名称、等级不甚了解,二是受光祖耀宗思想影响,有意给祖先乱加顶戴。但凡谱中记述的诸如“青光禄大夫”、“银光禄大夫”、“朝奉大夫”等,而没有记述实职和功名的,就需要小心求证,不可盲信。一般说来,谱中关于科举功名的记述较可信,所谓“把戏无真,秀才无假”。冒假,朝廷是要追究的。

3、查阅族谱要有“大海捞针”的精神

谱牒浩瀚,少量于我们有研究价值的资料埋在大量枯躁、无意义的世系罗列中。如《汕头一本堂族谱》几乎包揽了潮梅徐氏各派,上自播迁始祖,下至修谱期限(本世纪20年代末30年代初)出生的徐姓男人(表中人物不少现仍健在),查阅时枯躁乏味可想而知。因此就要求我们要有毅力地认真看下去。走马观花,一目十行,有时很可能一无所获。

基于谱牒具有一定的研究价值和文献资料意义,又由于各种原因,潮汕族谱散失严重,如何开展抢救工作值得探讨。外地有的吏志部门已着手进行搜集复印。但这是一项巨大工程,没有大量的人力财力是难以胜任的。按照我们现在的能力很难做到。但是通过上下各方面努力,整理出一套《潮汕族谱目录索引》是不难做到的,其方法是由下而上,汇总成册。目录索引内容除族谱名称外,应有册数、版本形式、收藏者姓名及居住地、残缺与否等几项。